蒲堤老祖

三岁与天天的日常03

当代文学课。

老师:“《茶馆》里有个爱国的……”

三岁:“常二爷!”

老师:“常四爷。”

三岁:“哦……松二爷……”

老师:“还有个爱国的实业家……”

三岁:“秦五爷!”

我:“秦仲义吧……”

老师:“秦仲义。”

三岁:“??那秦五爷是谁?哦……情深深雨蒙蒙……”


一篇碎碎念

        今天看了片片解说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系列,突然就开始乱想。
        现实生活中的父母大多数绝对没有影视作品中那么病态,但是……嗯……绝对没有说父母不爱大家的意思啊……父母,或者其他长辈,可能在生活中是对自己的孩子或者后辈有消极影响的哈……
        就拿我举个例子,就是在职业上,我从小虽然大多数时间是受的“职业平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种教育,但在每次不好好学习的时候,就会被大人说“再不学习,长大后只能去扫垃圾!”或者在经过农田或者修了一半的马路的时候,大人就会说:“不好好学习,长大只能去种地!”“不好好学习,长大只能去修路”之类的。(以此看来不好好学习以后似乎还是有工作的?)导致幼小的我一度对这些职业充满恐惧和厌弃。我道歉。但是被这样教育的真的只有我吗?小学有一次上课,老师问我们长大后想做什么,有一个男孩子站起了说他想当农民,顿时班里响起一片笑声。小学一二年级,就有了职业所谓的“尊卑观”。老师强调了这是不对的,我那时也才开始怀疑家里的职业教育。虽然大人只是觉得随口一说吓吓小孩,但这种情绪激烈下的话,孩子往往记得最清楚,以后再正儿八经做职业教育反而没那么印象深刻。
        再长大一点,初中里开始知道可以学画画走艺术生这条路,还是很感兴趣的,当时也挺喜欢画画的。正好当时班上玩得好的姑娘画画很好,决定去考美术生,我就问父母能不能也去考,前前后后问了大概两三次吧,从初二一直问到高一。当时他们的意思是:“你成绩又不是不好,干嘛考那个。”“人家去学画画是人家有天赋,你没有那个天赋,学了也学不好。”没有天赋四个字一下子就把我击倒了。高一过去了我已经没有了学画画考艺术生的机会,我也没在提过这件事,算上来也已经好多年没有坐下来画过画了,有时候随手在草稿纸上勾个眼睛,横看竖看不好看,丑爆了,脑子里也全是“你没有天赋”五个字。我不知道有没有别人的父母通过毁掉孩子的自信来阻止他做长辈们不希望他做的事情,希望没有。
        然后文理分科,家里的希望是学文就是当老师学理就是当医生,说来惭愧,当时我的希望是学理就是去勘探矿山学文去修复文物或者编辑。理科是学不会了,学文成绩也不好,最终没有考上当初想上的大学。过年亲戚都和他们的孩子说和夏天姐姐学习姐姐很聪明之类的,我只是笑笑,我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承担不起这些称赞。后来学了汉语言文学,长辈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女孩子就是要当老师,有个坐办公室的安稳工作,假期长还可以补课赚外快。但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是当老师的料,我没有耐心,我不温柔,我不聪明,我不喜欢小孩。但我能干什么呢?被“当老师”洗脑了这么多年,我能干什么?我想干什么呢?我一直记得我妈和我说过:“你学这个能干什么呢?除了当老师还能干什么?当编辑?你行吗?”嗯,我不行,我干什么都不行。
        今天和朋友出去玩,聊起各自的专业,她说:“你的专业能干的事情还挺多的。”那一瞬间我很感激她,就突然有一种前方还有光明,前方还有选择的感觉,但几秒后我的天空就暗了,我想不出除了当老师我还有没有其他选择。
        我一直很感激我的朋友们,她们一直觉得我是个还算优秀的人,我相信她们是因为我有优点才和我做朋友的。我和朋友们在一起,我觉得我是活的,我活着还能有点价值。
        写到这里我已经哭了,不想写了。最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祝大家未来都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吧。

碎碎念02

就……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要交一份作业诗,却怎么都写不出自己满意的,一节课换了三四首,写完了两首,都感觉平平淡淡,就像是没有任何调料的干面团。完全无法和高中时写的东西相比,可是高中时写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当作业交上去的。
三岁说我高中里写的东西虽然中二,但看上去还是很有意思。我们很久以前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一个人的青春时代,总有一个时期你是非常有写作欲望,迫切的想表达自己。
我感觉这个时代是存在的,并且与浓浓的中二病共生。
高中时期很忙,但是我感觉那时候的生活,还是能给我很多灵感的,或者说我有获得灵感的能力。但这种能力成年后消失了,我变成了一个无聊的大人,心如死水,生活似乎已经无法在我的心里产生一丝波澜。
我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已经无法对生活产生热情,感觉有一种“认命”的想法像毒蛇一样缠绕着我。
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大多数这个年纪的人应该是乐观开朗的,不该像我这样。
日常丧。

天天的欢乐宿舍日常01

我:“李佩斯出柜了。”
舍友:“啊?他都多大了?出柜?”
我:“他也就三四十岁吧。”
舍友:“我记得我挺小的时候他就三十几了啊。”
我:“啊?”
舍友:“那个光头的嘛。”
我:“那是陈佩斯……”

碎碎念01

突然想到,一个人性格的形成,与他遇到的人有很大关系。两个性格有一点点像的人也许会成为朋友,然后在相处的过程中,各自的性格会影响对方,在对方的性格中渗透。
然后两个人会越来越像。或者说你喜欢一个人,潜意识里也会将自己的性格往像他的那个方向改变。
你的身上会有你朋友的影子,而你自身的性格,也会在朋友们的身上找到一点点相似之处。
也许一些因各种原因许久不见的朋友们,会惊叹对方身上的变化。原来大大咧咧的人变得文静,原来沉默的人金句连篇。同一个人,在他人生不同阶段认识的人可能会对他有孑然不同的评价。只是因为他遇到了能让他变成这样的人。
人是复杂的社会性动物。
这么一想感觉好神奇。

三岁与天天的日常02

和三岁一起看英雄退休计划,本来结尾气氛很好适合飙泪,结果这家伙给我来了一句:“美队背着盾好像忍者神龟啊。”

三岁与天天的日常01

与舍友三岁的日常(智障)聊天记录。
三岁:“从前有一个公主住在高楼上,她有长长的头发,有些人就顺着她的头发爬到她家偷东西。”
我:“??莴苣姑娘?”
三岁:“不是,你听我说完。然后有一天,姑娘家所有的东西都被偷走了。她没有办法,剪掉了她的头发卖掉换钱。然后她就没有丢过东西。”
我:“……”

我发誓我考试时的字都没这么整齐!虽然还是不怎么好看,但是依旧相信自己会进步的
男神生日快乐,虽然晚了点。
明年期待更好的抖森。还有更好的自己。